?

內地學生遭“私刑”震動香港

2019-11-08 04:11:23 環球時報 2019-11-08

●本報記者 白云怡 趙覺珵 ●本報駐香港特約記者 凌德

香港極端暴徒在街頭圍毆不同意見民眾的行徑令人發指,當這一幕在校園出現時,尤其觸目驚心。6日晚,一名內地學生在香港科技大學慘遭多名黑衣暴徒“私刑”。這是香港“反修例”風波爆發近5個月來的第一起校園“私刑”事件。縱暴派幕后煽動,激進學生不辨是非,大學包庇縱容,對于內地學生和老師來說,在香港高校靜心讀書、專心工作越來越成為奢望。然而,真正受損的是他們嗎?香港網絡媒體“巴士的報”創辦人盧永雄撰文說,香港高校勢將萎縮,研究力量大跌,國際排名下降,形成一個惡性循環。到最后,香港大

學和它的學生們都要付出代價。

“簡直就是想要他的命”

多名身在現場的科大學生7日向《環球時報》記者還原了當時的情況:6日下午5時,鄭姓同學和其他內地同學一起身穿白衣參加科大校長的公開論壇,期待校園恢復和諧平靜。7時左右,鄭同學因故提前離場,當他走到一排身著黑衣的學生附近時,一名女生突然用侮辱性詞匯向他叫罵。他欲轉身離開走到過道時,一名穿黑衣、戴口罩的男子突然倒地,并大喊是鄭同學把他打倒的。

在現場的學生說,鄭同學全程雙手都插在口袋里,從未有推搡舉動。這一點,從香港媒體報道的視頻中也得到證實。這些學生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接下來,大批黑衣人立即將鄭同學包圍,在雨傘的遮擋下對他拳打腳踢,打到額頭流血。其間,還有人搶走了他的錢包、身份證和港澳通行證。“當時黑壓壓的一群人圍毆鄭同學,我們內地生人少不敢沖過去,保安不敢,學校領導也不敢,警察不讓進,沒有人能幫我們。”一名學生這樣描述當時的情景。

鄭同學隨后被送進科大的保安中心,“黑衣人”對他的圍堵卻并未停止。在被困近兩個小時后,鄭同學和前去保護他的幾名內地師生剛走出大門,一大批“黑衣人”就蜂擁而至。鄭同學和另外兩名內地學生被堵在廁所中。“當時他們簡直就是想要他(鄭同學)命的架勢。”一名在場的科大學生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在一些外國人和保安的幫助下,鄭同學后來才得以從另一出口脫身,并被護送到深圳。目前鄭同學已相對安全,但他的信息被“起底”公布在網上,有人甚至留言叫囂要“取他的器官”。

據《環球時報》記者了解,6日內地學生前去參與校長論壇的一個重要背景,是4日晚間發生了一名科大內地老師被暴徒“碰瓷”污蔑性騷擾事件。4日傍晚,一群身著黑衣的科大學生以“聲援在將軍澳墜樓的科大生”為由,在校園內集會。盡管這名學生墜樓原因仍未明朗,示威者卻把科大校長史維包圍并禁錮近6個小時,強迫他譴責“警暴”,其間一名內地老師也被裹挾在內。

涉事的科大內地老師須江7日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他4日晚間在新聞中得知校長被圍困,決定前往現場表達教師對校長的支持。當時他站在校長對面,周圍有很多記者、學生,也有蒙面人。“我沒有拍照,沒有拿任何東西,也不希望發生摩擦。但旁邊突然有人開始吵嚷、擠我,一名戴面具的女生高叫‘非禮,然后有第二個、第三個女生這么喊,更多的人開始起哄。”須江說,他當時多次報警,但警察始終沒能進來。后來,一名學生會干部開始大叫他的名字,并用普通話侮辱他,要他“滾回大陸”。

短短幾天內發生的兩起事件讓香港高校有內地背景的師生陷入前所未有的憤怒和擔憂。一名科大內地學聯的前成員對《環球時報》記者說,校園內霸凌事件已經發生多次,這一起嚴重校園“私刑”是大升級。很多同學開始擔心,這會不會是一個開端,接下來還會發生第二起、第三起“私刑”悲劇?

越來越多內地老師和學生想離開

“內地生陷政治漩渦,靜心念書竟成奢侈品?”香港《星島日報》近日發出疑問。畢業典禮本應是見證學業成績的地方,卻也被香港“黑衣人”當作鬧事舞臺。7日,在香港中文大學的畢業典禮上,一些畢業生在奏國歌環節背對主禮臺,高喊口號,至國歌播放完畢后仍未停止,被主持人要求尊重他人和場合。同一天,在科大的畢業典禮上,“黑衣人”不但聚眾喊口號,在墻上涂鴉,還在校內游行。一群“黑衣人”甚至一度沖上主禮臺。

在典禮開始約半小時后,中大校方就宣布提前結束。中大發言人表示,由于有不同意見人士在表達意見時發生口角,校園被大量涂鴉,以及典禮進行期間受騷擾,大學決定中止典禮。在此前致辭中,中大校長段崇智對污損大學財產及破壞畢業典禮等仇恨行為“深表遺憾”。

今年碩士畢業準備繼續在科大讀博士的王金華,原本打算帶父母參加畢業典禮。但看到這幾天發生的事情,他打消了這個念頭。王金華7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說,越來越多的內地學生已經有了請假甚至休學的想法,包括他父母也曾提出讓他暫時回內地避一避。一名科大教授也告訴記者,現在學校好多內地老師都已想離開,如果情況再惡化下去,“內地老師全部走完是遲早的事情”。

香港《大公報》7日評論說,科大“黃尸”學生不講法治的行為,暫且可在校園內橫行霸道,他們一旦進入社會,雇主會花錢請這些人做雇員嗎?無法無天的學生,只會成為暴徒,不可能成為社會棟梁。“巴士的報”創辦人盧永雄撰文說,香港的暴力示威無疑是一場“排華運動”。這場運動過后,只會是一地雞毛。受損的不是那些沒有來香港讀書的內地生。

推學生當炮灰的人,住手!

因包庇甚至縱容學生的暴力行徑,一些香港學校的角色遭到質疑。科大工學院2019級碩士生孔令明7日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私刑”事件發生后,內地學生已對學校是否能保證正常教學、科研和生活秩序產生懷疑,更對校方是否能保持中立產生極大擔憂。他說,校長去查看一名在安保維持秩序時“倒地”的香港本地示威學生,但對慘遭“私刑”的鄭同學卻始終未曾探望或關心。另一名學生提到,校長對香港本地同學說,他不會讓警察進校園的。

“此次內地生被私刑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也絕不是最后一個類似事件,它甚至是一個信號,預示著暴力時期的到來,學校需要加強安保措施。”在科大某研究團隊工作的曹先生向科大校長史維發送郵件這樣寫道。他呼吁,學校應該對實施暴力的學生施以明確的懲罰措施。

香港《東方日報》評論員陳競立認為,歸根結底,癥結在于教育失敗。他撰文稱,推行國民教育是國際慣例,即使強調個人自由的美國也不例外。唯獨香港的國民教育被視為洪水猛獸,更被反對派扭曲為洗腦教育。不少港媒都注意到,中聯辦網站6日刊文說,要在香港社會深入開展憲法和基本法教育、國情教育、中國歷史和中華文化教育,以“國家意識、愛國精神”構筑香港“一國兩制”成功實踐行穩致遠的共同感情基礎。

香港《大公報》則直指背后黑手說,縱暴派、煽暴派推學生當暴力抗爭的炮灰,不惜犧牲學生生命前程達到其政治目的,他們要對傷害市民尤其是青年的惡行承擔一切責任。▲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新时时彩走势